非常有普

新中国70年江西省西山学校创造人类减贫奇迹(2)

  “发展是甩掉贫困帽子的总办法”,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揭示了摆脱贫困的根本途径。当我们把减贫置于时代大背景下,就不难发现,中国农民摆脱贫困的历史,俨然就是一部共和国的发展史。从解放前半数以上农户靠租佃土地谋生的“人人贫穷”,到新中国成立后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农民基本实现“自给自足”,到改革开放后社会生产力实现大发展,贫困人口大幅减少,达到“总体小康”,再到新时代转向高质量发展,扶贫脱贫进入精准阶段,人人追求“美好生活”,中国的减贫奇迹总是伴随着经济奇迹的出现而出现。许多年前,西方媒体就作出评论,“西方国家在午餐后小憩的瞬间,中国就变成了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并“顺便让一半中国人摆脱了贫困”。

  如果说摆脱贫困是一部大乐章,那么加快发展就是其中的主旋律,产业扶贫就是它的主音符。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产业扶贫是稳定脱贫的根本之策。70年来,我们始终在发展的基础上根据阶段性目标,力所能及地将发展资源向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倾斜,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组织中西部省份编制完成省、县两级产业扶贫规划,支持贫困地区发展特色产业和建设特色农产品优势区,推动扶贫工作从“输血式”向“造血式”转变,从根本上医治贫困顽疾。

  脱贫致富贵在立志

  早晨5点,天刚放亮,一位拄着拐杖精神矍铄的老汉已经出发了,今天是请技术员来养蜂协会的日子。他叫吴久江,曾经集“古稀之年”、“因病返贫”、“空巢老人”标签于一身,如今却是四川省崇望乡合力村71户贫困户的脱贫带头人。

  “‘穷’真的就是纸老虎,只要有信心,我这样穷山沟里的老头子也能脱贫致富奔小康”,这是老吴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几年前由于股骨头坏死,他因病返贫,几乎失去了生活的热情。脱贫攻坚的开展让他重新拾起养蜂技术,重燃了生活的希望,不仅战胜了病痛袭扰、经济困境,自己脱了贫,还与大家共同撑起养蜂这一“甜蜜产业”。

  “神居胸臆,而志气统其关键”。《摆脱贫困》一书生动阐释了扶贫与扶志的关系:“扶贫先扶志”,“地方贫困,观念不能贫困”,“不能因为定为贫困县、贫困地区,就习惯于讲我们县如何如何贫困,久而久之,见人矮一截,提不起精神,由自卑感而产生‘贫困县意识’”……精神的贫困比物质的贫困更可怕,这种看不见的贫困会让脑袋里的“怕”转成行动上的“慢”,给脱贫带来极大负面影响。“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别人送小康”,不仅不可取,而且不可能。

  在1984年一份中央关于帮助贫困地区尽快改变落后面貌的文件中,就有这样的表述:“改变贫困地区面貌的根本途径是依靠当地人民自己的力量”。70年来,我国反贫困斗争能够取得历史性成就,就在于始终坚持从思想上“拔穷根”。从上世纪60年代7万人、10年时间铸就的河南红旗渠精神,到90年代“搬家不如搬石头,苦熬不如苦干”的云南西畴精神,再到新时代誓要打赢脱贫攻坚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万众一心,充分印证了习近平总书记作出的论断——“脱贫致富贵在立志,只要有志气、有信心,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这句话习近平总书记常挂在嘴边。“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面对贫困,中国人从未低头,从不服输。70年来,一代代人接续奋斗,薪火传承,凝聚起亿万人民勠力前行的磅礴力量,激励着中华儿女与贫困顽强斗争并取得节节胜利。

  全面实现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

  扶贫关键在于路,找准路、修好路、在路上。对于民族地区而言,这条“路”既是跨江的桥、进乡的路,更是中国特色减贫之路。从“一五”计划安排工业建设项目,到上世纪60年代“三线建设”企业搬迁,再到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民族地区工业化、城镇化、农业产业化加快推进。2018—2020年,我国新增安排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资金2140亿元,其中“三区三州”1050亿元。随着党和政府对民族地区支持力度不断加大,70年间,从刀耕火种到特色农业,张娜拉事件,从山川阻隔到天路横越,从普遍不识字到55个少数民族都有了本民族的大学生……我国民族地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由于致贫原因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在奔向全面小康的路上,民族地区仍然落在后面。深度贫困人口插花式分布在密林深处、大山褶皱里的现实,让原先“大水漫灌”式的扶贫方式收效甚微,精准扶贫的重要性愈加凸显。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扶贫开发推进到今天这样的程度,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特别是在民族八省区,只有做到“扶贫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找准“穷根”、明确靶向,量身定做、对症下药,才能真正扶到点上、扶到根上。

  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推行教育扶贫,贵州坚持大数据扶贫,青海培育拉面脱贫产业,内蒙古自治区乌兰浩特市发展菜单式扶贫……在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指引下,民族地区逐步探索出了适合自己的路径。2018年末,民族八省区农村贫困人口602万人,比2012年末减少2519万人,6年累计减少80.7%;农村贫困发生率从2012年末的21.1%下降至2018年末的4.0%。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评价道:“精准减贫方略是帮助最贫困人口、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宏伟目标的唯一途径。”

  我们相信,对于广大民族地区而言,“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一个战场”同时打赢“两场攻坚战”

  “现在,关晓彤变天线宝宝,许多贫困地区一说穷,就说穷在了山高沟深偏远。其实,不妨换个角度看,这些地方要想富,恰恰要在山水上做文章。”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年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为新的发展阶段如何做好扶贫脱贫工作打开了全新的思路。

  “三川十垣沟四千,周围大山包一圈”,山西大宁,地处黄土高原残垣沟壑区,是国家深度贫困县,又是限制开发的国家生态建设区。联合国专家曾断言,这里不适合人类生存。购买式造林,让这个昔日“贫困和生态脆弱互为因果”的偏僻小县变成了林木成片成阵、群众笑逐颜开的幸福家园。

  今年53岁的冯锁平是大宁县曲峨镇白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他和当地很多人一样,常年背井离乡外出谋生,但“年年打工年年穷”。白村进行购买式造林试点,冯锁平第一批加入了造林合作社,短短22天拿到2860元,这让他切实感受到“造林真真是个好差事”。不仅如此,当地干部还给他算了一笔账:除了已经取得的1万元造林收入,他还享有户均250亩的林权,相当于拥有价值20万元左右的林木资产,还能获得林木养护费用、生态效益补偿、碳汇交易补贴……脱贫完全不是问题。从“分头外出打工”到“组团回家种树”,如今的大宁男女老少齐上阵,争先恐后忙造林,绿色已成为当地百姓脱贫致富的最美“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