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有普

“三无”太阳能芯化尸水片变高科技产物 多家公司中招

购买“三无”芯片,却谎称是从国外进口的高科技产品。更离奇的是,犯罪嫌疑人以保密为由单独采购,产品从何处购买,货款去了哪里,公司其他人竟然一无所知——

“三无”太阳能芯化尸水片变高科技产物 多家公司中招

童飞在光宝公司担任总经理的同时,还在多家企业担任总经理、技术总监等职务,且生产同样的产品

购买国内小作坊生产的“三无”太阳能芯片,却谎称是从加拿大独家进口的高科技前沿产品。更为离奇的是,嫌疑人以保密为由单独采购,产品从何处购买,货款去了哪里,公司一无所知。

5月6日,童飞涉嫌职务侵占案被移送浙江省兰溪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带着“独家技术”入股

2013年底,开发房地产项目的章伟(化名)遇上了旗下员工的家人童飞。听童飞说起他手头有个好的高科技项目,是加拿大的华裔科学家发明的,因为是亲戚关系,他手中独家掌握从加拿大进口核心部件的渠道。由于章伟对这门技术不熟悉,当时听听也就罢了。

2014年初,童飞又一次遇到章伟,谈起合作开发生产汽车智能遮阳板产品的话题,并递上自己任某品牌汽车遮阳板销售代理的名片。这次两人聊了很多,章伟心动了。他还特意找来朋友周某,一起商讨此事。其间童飞打通了“加拿大华裔科学家”的电话,然后交由章伟接听。问过太阳能芯片技术是否是对方生产的,技术上有无保障等问题,均得到对方肯定答复后,章伟有了筹建公司的意向。

之后,童飞带着章伟来到某品牌汽车遮阳板金华店,对其销售的产品进行考察,让章伟对此行业有初步了解,同时也增强他对办企业前景的信心。2014年底,章伟、周某分别出资各占股40%,童飞以技术入股占20%,注册资金100万元,租用兰溪市江南高新工业园场地,创办中和光电有限公司。

采购“三无”芯片

公司成立后,主要生产汽车智能遮阳板、汽车节油器等产品。童飞任公司总经理,主要负责公司的原材料采购、生产、销售。一开始,公司使用童飞购买来的芯片,做出成品后发现虽然能够使液晶屏达到变光效果,但晚上不会变光,液晶屏透光度达不到宣传效果,童飞对此解释说相关的技术正在改进。

后来买来的芯片技术上有了一定提升,虽然还达不到理想效果,但章伟相信会越来越好的。只是购买芯片的货款,童飞称进货渠道要保密,只告诉公司打到他指定的两个个人账户,实际货款最终打到什么地方,除童飞外没人知道。

后来,因购买产品一直都没有提供发票,财务始终不能做实落账,周某退出,章伟收购其股份。此后公司几经变更,并增资成立光宝公司。

产品刚开始推向市场时行情还可以,可一段时间后,由于芯片、液晶屏等材料的质量问题导致一些产品退货,产生了一部分损失。此时章伟尚未觉察到问题的严重性,直到公司销售出去的产品因质量问题被大量退货,给公司造成巨大损失时,他才对这个芯片到底是不是从加拿大进口的产生了怀疑。

在不断向童飞催要购货发票的同时,章伟派人到广东深圳、湖北武汉等地,参加电子行业、汽车行业相关展会。通过一番考察,他发现,公司以每片70元的价格购进的芯片,市场价格只要10多元即可买到,而且童飞推荐购买的液晶屏、模具等其他产品,也比市场价格高出很多。回头再检查公司之前购买的芯片,实际上都是三无产品,芯片、液晶屏都存在质量问题。

任职多家企业

章伟与童飞个人交涉后,2017年3月,童飞与公司签订协议退出。同年8月,来自浙江、江西、广东等地三家公司的负责人分别找到章伟,反映他们的企业也被童飞以相同方式骗取大量钱财,用于购买同款芯片。

此时章伟才知道,原来童飞在公司担任总经理期间,同时在公司以外的多家企业担任董事、总经理、技术总监等职务,且生产同样的产品。而按照之前童飞在公司签订的保密协议,他在任职期间以及退出5年内,是不能在与公司生产经营类似产品的其他公司任职的。鉴于上述情况,章伟选择了报警。

经公安机关侦查,今年52岁的兰溪人童飞,以从加拿大进口的汽车智能遮阳板的芯片“全权委托书”技术入股,与章伟等人合作创办公司,并与公司签订了技术合作保密协议,担任公司总经理、执行董事,负责管理生产、模具开发、所有材料的采购、产品销售等。虽然公司几经变更工商登记,但是其职责始终未变。其间,童飞谎称其通过独家进货渠道为公司采购从加拿大进口的芯片,且该进货渠道为其个人秘密使用不便对外透露,实际则暗中从深圳肖某处购买国产芯片,并要求肖某使用带有加拿大英文标签的包装袋进行包装。然后童飞以该芯片冒充加拿大进口芯片,送至其任职的公司入库,且以发票难开等理由拒绝提供发票。

虚报价格侵吞货款

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过程中,童飞辩称其提供给肖某芯片相关设计、参数、程序等技术,用于芯片制造,然后以每片31元的价格从肖某处购买半成品芯片,再自己焊接加工,最后再卖给章伟。但公安机关查明,童飞最初在深圳通过朋友找到肖某,仅给肖某一块液晶屏,要求他制作能使液晶屏变光的芯片,并未提供任何相关技术。肖某做成芯片成品后,童飞直接购买太阳能芯片、光感芯片,这两种芯片实际制造者、技术拥有者均为肖某本人,且肖某出厂的芯片即为成品(含包装袋)而非半成品。童飞买到该产品后,未经任何加工即入库公司,且每片31元的价格也是其授意肖某的虚假价格,实际购买价格为每片12元或15元。从2014年12月23日到2015年11月13日,共7批次购入4.5万片芯片,入库价格每片70元,共计315万元。童飞将虚高部分芯片货款共计250.5万元非法占为己有,其行为涉嫌职务侵占罪。

经查,童飞在与章伟合作期间,以同样手段取得加盟光宝公司的金某信任,诱骗其出资在宁波和深圳分别成立两家公司,生产与光宝公司同样产品,且以他人名义代持股份,同样负责原材料芯片、液晶屏的采购以及模具开发等事宜。以起订量2万片为两家公司采购芯片货款共计140万元,分两笔分别汇至其个人账户,且有其签字确认。此外,童飞在江西科华、浙江光帝等公司也存在利用采购芯片的职务便利侵吞公司货款嫌疑。

,朝鲜试射活动失败,我叫mt女生节礼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