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有普

90后支教自愿吃苦虾的烹饪方法头 归来后感悟珍惜美好生活

无锡学生尤俊彦最近去安徽宿州当了半个月支教老师,最初他单纯抱着帮助贫困孩子的想法而去,回来发现自己的收获也是满满的。

开班

暑假班成暑托班收了120多个学生

尤俊彦是南京审计大学的一名大二学生,他参加了学校一个介绍西部文化的社团,暑假期间社团有自愿去支教的公益活动。尤俊彦此前基本没有出过江苏省,更别提下农村了,“想去看看那些孩子,亲身体验一下当地生活,普通大学生暑假活动无非是兼职、实践等,我希望更有意义一些”,怀着这样的初衷,他报了名,和其他18名学生一起前往安徽宿州埇桥区西二铺乡的一所小学。

宿州是一个国家历史名城,但是经济条件薄弱,下面贫困县很多。小尤他们去的地方就是一个贫困地区,当地学校老师很欢迎大学生去支教,不过学校只能提供简单的住宿,不能提供伙食,其他开支费用等也需要大学生自己筹备。小尤和同学卖旧书筹了2000元,又在网上向亲友筹了6000元,一行人轻装出发。

到达乡里小尤发现,各家各户的青壮劳动力都外出打工了。家里留下的都是老人和孩子,还有少部分妇女和体弱多病的年轻人。一些家里有两三个孩子,哥哥姐姐带着弟弟妹妹,大的十几岁,小的不过四五岁,父母到很远的城市打工。平时上课的时候,爷爷奶奶就管不过来,放暑假更是无暇顾及孩子。听到免费暑假班开班,不少人都赶来报名。大人们把暑假班当成了暑托班,连一些初中学生也被送了过来,后来经过商量,小尤他们破例招收一些初一学生,将120多个孩子按年级分班开课。

上课

熊孩子不好带小老师添讲弟子规

暑假班每天7节课,大学生负责给学生讲语数外简单课程,辅导他们做暑假作业。小尤是语文组老师,主要给四年级学生上课,教孩子们古诗和阅读。上课不久他发现,孩子的功底和城市里同年级孩子有差距,一些家长对孩子功课没什么要求,孩子水平参差不齐。比如常见的“层”字、“仰”字,有的孩子还不会写。

有些孩子特别调皮,上课时前排的学生会直接跑到讲台旁边玩,后排的学生不停回头说话。小尤第一两天大声管得严了,给孩子们留下了“太凶”的印象。小尤开始还以为是他们年轻,孩子们不把他们当老师对待,交流下来得知其他班级也有这样的问题。一问学校老师,说是平时上课时一些孩子就是这样散漫的。

熊孩子可不好带呀!就在这时,有人想到了大学早训时经常讲的《弟子规》。《弟子规》源于《论语》,教处事待人方面的道理,里面有一些尊师重道的内容,不仅适用于成年人,也适合教育孩子。于是,语文课上临时添加了《弟子规》,每天给孩子们讲解两句,“过了几天,果然课堂纪律情况开始好转了”。到暑假班结束时,孩子们对小尤的印象变成了“老师挺好的,就是有时候有点凶”。回到无锡后,还有孩子通过QQ联系小尤,小尤发给他们看无锡的城市风光照片,孩子在那头大赞“很漂亮”。

生活

没有空调只有吊扇一周没吃上米饭

贫困地区的生活条件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尽管小尤出发前做好了吃苦头的心理准备,可到了那里发觉现实更为“骨感”。

小尤和同学都被安排住在学校里,在闲置办公室支了简易床,男生一屋,女生一屋。学校去年刚翻修过,外面看上去挺新,里面配套设施还是有些欠缺。所有的教室和办公室都没有空调,只有吊扇,学校里既没有食堂也没有浴室,而且只有一个厕所。在今年号称史上最热的三伏天里,黄花菜的营养,小尤和同学每天只能接着被晒热的自来水冲凉,吹着电扇睡在席子上,听外面国道上车来车往,“晚上睡得不好,背上热出了不少痱子”。

如果说上课住宿条件比较简陋,那么伙食更难适应。在这个靠近城市的贫穷村上,找不到一家正规卫生的餐饮店,甚至街边摊位大部分只提供面食,饮食卫生条件差,“吃的时候还能看到苍蝇飞”。在吃了两天的咸菜馒头和面条后,小尤与同屋男生集体开始腹泻。他们天天拉肚子,连接一个星期没吃到米饭。唯一比较欣慰的是水果便宜,西瓜3毛一斤,5元钱可以抱回一大个,于是一些没有胃口靠水果果腹的女生,反倒没有闹肚子。一个星期后,小尤在市里的沙县小吃店激动地看到了米饭,吃了两三顿快餐后,腹泻情况终于有所改善。支教结束后,小尤回来见什么都香,评价家里的日常饭菜“太好吃了”。

感悟

珍惜美好生活与家人多一些交流

上课之余,小尤和同学们一起做留守儿童调查,走访当地一些家庭。有一次,他去班上一个孩子家家访,下课是傍晚5点,走到学生家花了40分钟,沿途都是泥路,又累又热。家访结束再走回来,已经没有地方吃晚饭了。小尤说,他走一趟都觉得累,那个孩子却是要天天步行这么远上学,如果遇到下雨天,路上更是难走。“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孩子都在坚持,求知欲那么强。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认真学习?”

在家访中,小尤最大的感触是亲子交流至关重要。有的父母一年到头不怎么给家中孩子打电话,孩子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提到父母反应淡漠。“有次课堂上让孩子说说妈妈,有个父母常年在外的孩子站起来就讲奶奶怎样怎样,并说只要奶奶就好了。”相反的,有的家里父母虽然在外打工,兔子胡萝卜汁店,可经常和孩子联系,关系就亲密很多。班上有一个男孩子,父亲在深圳打工,时常和家里视频通话,这个孩子提到父亲就很开心,并说要好好上学,将来考上大学去深圳见爸爸。小尤说,通过家访,他联想到自己父母工作的辛苦和不易。因为自己高中时候就住校,在学校里度过了青春期,而且作为男生不像女生那么体己,小尤反思之前与父母交流太少,这次回来后,他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有意识地和父母加强沟通,“他们忙,我可以主动关心他们”。

点评

带着问题去支教有效利用宝贵时光

时下,大学生短期支教活动众多,有些因为准备不充分甚至收费而为人诟病。有专家指出,大学生热情高,但假期时间有限,那么这类短期支教建议长期做,每年都定点组织,形成长期效应,同时要和学校老师互补协调,避免因教育方式不同以及提前教育,使孩子开学后出现听课不专心的情况。像小尤参加的公益支教,能受到当地学校学生欢迎,且前几届学生也在那里支教过,算是比较成功的。

江南大学法学院社会心理学教授王君柏表示,暑期的偏远地区支教对大学生认识社会、了解中国偏远贫困地区现状有非常大的帮助,但另一方面,现在的支教活动也普遍存在时间太短的问题,大学生无法真正对于支教地区形成有效的帮助与影响。对于大学生支教,王教授总体上持肯定态度,认为要继续坚持做下去,不过他指出支教要坚持长期化路线,号召应届毕业生或者在校大学生休学一年来完成支教实践,通过长时间的建设,对贫困地区产生深远的积极影响,不要让有意义的工作成为济窍飘风。对于投身支教的同学们,王教授则建议他们带着问题去支教,在支教的同时进行社会问题研究,利用支教尺璧寸阴的时光,创造更多的价值。

(晚报记者念楼实习生窦家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