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有普

环卫行业机遇与挑战超雪神探并存:“变废为宝”的垃圾生意经

  未来已来,风口已至,环卫行业机遇与挑战并存。行业老手和初创企业没有孰优孰劣,共同进场搏杀,成功者存续、失败者退场。究竟谁能够冲破重重阻力,尽早探索出自己的商业模式,占领头部资源,也许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施行,首次明确了个人未对垃圾进行分类投放的惩戒措施,被称为“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措施”。垃圾不仅要分成四大类,还要定时定点投放,如此大的跨度让许多上海市民感到不适应。社区阿姨的“你是什么垃圾”,dnf二次觉醒任务,吃完小龙虾、喝完奶茶后繁琐的扔垃圾方法,成为上海市民调侃垃圾分类政策的新“梗”。

  如果说生活的不便是商业最好的催化剂,那么垃圾分类行业也不例外。垃圾分类新政不仅催生了代扔垃圾、垃圾分类小程序等新兴商业服务和模式的出现,而且再次让垃圾分类行业成为了市场焦点。据天眼查网站数据显示,自2019年来共有超过1500家垃圾分类相关企业登记注册,其中仅7月1日当天就有6家相关企业注册。

  市场被看好、企业数量井喷、资本涌入,垃圾分类能否成为下一个行业风口,创业又有哪些雷区和行业壁垒,都是创业者和投资者关心的话题。

  风口来了

  事实上,当下炙手可热的垃圾分类行业并非第一次被推上风口。早在2012年左右,就出现过以回收3C数码产品为主的创业浪潮,如上海的“爱回收”公司和深圳的“回收宝”公司就是在当时兴起。2015年,垃圾分类行业迎来了第二次风口,商业模式以O2O上门回收垃圾为主,在北京市场就有七、八家以该模式运营的公司,如“再生活”“闲豆回收”等公司都是在这一时间节点设立运营起来的。近日,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施行为契机,垃圾分类回收行业迎来了第三次风口。

  本次风口的来临与相关政策的推行关系密不可分。“垃圾分类已迈入‘强制时代’。”自然资源部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贵生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从立法层面来看,垃圾分类制度已编入法律,其中包括《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草案)》《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以上法律法规不仅确定要在北京、天津、上海等46个重点城市先行实施垃圾分类,还对未来全国地级以上城市垃圾分类设施的建设列出了时间表。

  在具体细则方面,各地方法规和规章条例也相继出台。2017年以来,上海、厦门、西宁、广州、深圳、重庆、太原等地分别发布了垃圾分类地方性立法;2019年7月1日,上海开始施行《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确了垃圾分类具体标准以及处罚具体标准;近日,北京市城管委称,《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修订工作已经列入2018—2020年立法规划。

  通过自上而下的推动,垃圾分类势在必行,投资机构最先嗅到了商机。光大金控投资管理部董事、副总经理张晓文十分看好环卫市场的发展前景。“我们大概估算了一下环卫市场的规模,狭义的环卫装备生产、销售、运营的市场规模大致为300亿;传统的环卫运营服务市场规模大约有1500亿到2000亿左右;以提供导航、信息化、无人驾驶和智能管理等新兴的智能化环卫产业周边技术服务市场规模大约在50亿左右。”张晓文表示。

  同时,张晓文认为,国内环卫市场还处于不成熟的阶段,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在总量上,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垃圾产生量与清运量之间还存在比较大的差距。其次,中国环卫的市场化程度很低,不足30%,许多涉及关键环节的法规政策还在政策制定阶段,这为这个行业留下了很多不确定性因素。再次,目前市场头部企业加起来在市场所占份额不足5%,市场分布的分散性让这一行业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在付费主体方面,目前我国没有明确的固废垃圾处理费这一项收费,完整商业模式闭环有待形成。在人力成本方面,目前中国的固废处置产业人力成本占比70%,且从业者多为中老年人,这种状态是畸形且不可持续的。最后,目前行业的毛利率为8%和10%,不足以达到资本得以进入的标准。

  to B还是to C,这是个问题

  风口已来,然而在商海搏击并不如想象中容易,在前几次风口中创业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成立于2014年的“再生活”主要做社区端,通过免费上门回收居民垃圾,并给予居民一定可兑换生活用品的环保分作为奖励。在发展最顺利的时候,“再生活”曾达到注册用户25 万、APP单日活跃用户2 万,覆盖北京近1000 个小区的规模。然而,不到四年时间,红极一时的“再生活”就以关停业务而告终。“再生活”创始人夏凡曾这样总结创业失败的教训,“我们从开始做回收,后来发现回收很难挣钱,我们就做了电商,然后发现电商客单价又低,就做了家庭上门服务,一直是在不停地做加法,这算得上是初创企业的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