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有普

刘芸泛论婚后糊口雪里红:在郑钧的爱里似孩子般幸福

郑钧刘芸美国海滩合影

 
 
郑钧刘芸美国海滩合影  

  5月26日上午,在《鹿鼎记》里扮演小郡主的刘芸更新微博:“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同天,她和郑钧被目睹在西安登记结婚。不承认也不否认的两人,一直低调不解释。助阵老公的“怒放”演唱会后,刘芸已于8月29日飞赴美国,静待两人的爱情结晶诞生。赴美前夕,乐观直率的刘芸接受了信息时报独家专访,讲述走入相恋的第四个年头那些微妙、感人甚至让人哭笑不得的故事,两人的互补无处不显,当然还有恩爱——郑钧赞刘芸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给了很多支持;刘芸说郑钧受了很多委屈和误解,更该体谅他、爱他。对于一些负面传闻,刘芸也是问心无愧:“做了任何坏事,都可以来世再报,但是感情一定是现世就报。”她还给粉丝大派定心丸:“贤妻良母和好演员一定可以兼得,我明年3、4月就会回来工作。”

  怀孕待产篇

  原来,有妊娠反应的是郑钧

  刘芸的老家湖南有个老说法,预产期和宝宝性别都不能透露。但爽快的她补充说,“其实现在就是不知道性别。我在美国做过两次B超,医生分别给了不同、又都很肯定的答案,而且B超照多了也不好,所以就干脆不去想啦。”她透露自己和郑钧“男孩女孩都无所谓,都一样爱”。

  “得知怀孕,我特别意外。”刘芸坦诚这个孩子来得很突然,也从没想过二十多岁就当妈妈,“但既然来了,那就是上天的礼物,欣然接受吧。很多朋友觉得我还小(注:刘芸1982年出生),刚开始都觉得我没有这个勇气,也没成熟到能承担这个责任。我也深思熟虑过,但始终觉得所有东西都不比一个生命重要。”她还特别感谢经纪人杨旭,“当时我签了张建栋导演的《无影灯下》,和王学兵(在线看影视作品)王志文(在线看影视作品)合作,开机时间也定了,但旭姐帮我推了戏约。导演也非常理解我,一句抱怨都没有。”

  郑钧曾说,刘芸怀孕后状态有变得暴躁,刘芸听闻难得沉默片刻,“呃……他真的有这么说吗?我一直很随性,这段时间唯一深思熟虑决定的事情可能就是生孩子吧。”对于郑钧说自己有妊娠反应,刘芸立马兴奋认同,“他一直吐,直到现在还在吐,还有头晕,特别逗。刚开始我还纳闷,后来听说30%以上的丈夫会在妻子整个妊娠过程中有妊娠反应,而妻子完全没有。其实,我在北京这段时间,几乎天天和朋友聚会、逛街、吃饭,他们觉得我的状态、身体灵活性跟以前一样,也完全没见过我恶心。”

  其实,刘芸发现怀孕时还在《牵挂》剧组拍戏,正因为没有妊娠反应,大家才没发现,而好强的她也没有告诉剧组。“那段时间的确很辛苦,但我觉得这是很私人的事情,不能因为我怀孕了就要提出各种要求。我签了剧组三个月,peep是什么软件,这三个月我的时间、身体都是为这个戏服务的,如果有任何意外都是我私人造成的,凭什么要人家为你赶拍或者延期?”刘芸很坚定地说,“所以我后面该怎么拍就怎么拍,该穿多少就穿多少,该打架就打架,都扛下来了。”郑钧则比刘芸更紧张,刘芸说,“我也担心一些激烈动作,那段时间老公每天都去剧组看我,然后接我回家。其实饮食和日常活动我还真是百无禁忌,但他就会经常催我‘赶快回家吧,已经11点了,作为一个孕妇你得睡觉……你不能吃火锅,不能吃辣的’。”

  其实,去美国生是不得已

  去美国生孩子,刘芸透露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其实是因为老公现在的工作重心是在好莱坞做动画电影《摇滚藏獒》,必须在美国盯着。我是因为他去美国,这是唯一理由。”刘芸表示,“有人说我不爱国什么的,其实真冤枉。专门跑到外面生孩子,这种勇气和精神我是不具备的。而且我更想在北京生,大家可以来看我,多热闹。但老公问我生产过程丈夫不在身边受得了吗?我想了想觉得受不了,老公说‘那我们只能去那边(美国)了’,因为他每天都要开会。”至于最近的演唱会,郑钧也是中途抽时间回国筹备的。

  刘芸透露,两人在美国的生活很清静,“美国人是以家庭为单位活动,没有所谓特别喧闹的夜生活,就算聚会也是家庭聚会。我老公每天早上必须去开会,开到下午两三点或者三四点。通常我会去买买东西,做做晚饭,晚上再看看碟,过得特别平静有规律。”刘芸透露,她和郑钧都还未拿到美国绿卡,“其实我们俩拿绿卡很容易,但是保绿卡就很麻烦,每半年就要过去住一段。再说我也觉得没必要入籍,至于宝宝拿美国国籍是没办法的,谁叫TA爸爸在那工作呢。”

  郑钧曾坦言9月25日的“你必须幸福”演唱会就是在刘芸身上找的灵感,那女主角缺席了他是否遗憾?刘芸说,“还好。谈恋爱时的情人节、生日等特别的日子都要大过,结了婚以后就觉得反正是要一辈子在一起的,只要感情好,天天都是情人节,现在我们不会太在意这些了。”当然,刘芸也是充满感激,“但是我生日啊、我俩认识的日子啊,他都比较留意。他表面上不爱说话,其实心里都记得。他什么事情都不爱放在嘴边,就喜欢默默地做。”

  恋爱结婚篇

  第一印象:这人留着一头精神……

  刘芸回忆起两人的相识过程,“是朴树和吴晓敏介绍的,一个普通朋友聚会。当时我想,‘这人头发怎么那么长!还扎个辫子,幸好没披着,不然更吓人!’当时他还戴了个帽子。吴晓敏介绍郑钧时说‘这是我偶像’,朴树也说‘我们家晓敏可喜欢老郑了’。我就纳闷地问,你怎么偶像这样的人?结果她对我说:哎,你不懂,他们的头发不是头发,是精神。”刘芸大声感慨了两遍“太一般了”,作为对郑钧第一印象的描述。

  那次郑钧和刘芸算是认识了,但没交换电话,“第二次也是集体活动,看电影。就我俩迟到了,我心想怎么又是这个长头发的人,而且就我们俩没有票,就一起去看了另外一场。看完后,我对他没有什么深的印象,但是留电话了。”接下来故事就关键了,“我们阴差阳错地一起过了中秋节,那天喝茶赏月,也开始深度聊天。我听他提到以前的经历,包括一些心情的变化。那之后对这个人有好感了,印象也完全不一样,随后很短的时间里,就迅速在一起了。”刘芸提高嗓门说:“在一起的第一周,我就提出:‘你必须把那长头发剪了’。他当时特别焦灼,说长发已经陪伴有些年头了,又说‘我剪掉的不是头发,是精神’。”但最后刘芸还是去找了发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