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有普

孙红雷片场成“逸游旅行网恶作剧狂魔” 婚后享受生活

《二炮手》

 
《二炮手》  


  搜狐娱乐讯 (上海站 骆俊澎/文 刘方纯/图) 金牌导演康洪雷执导,孙红雷、海清、孙茜、秦卫东等主演的战争大戏《二炮手》即将于12月24日登陆东方卫视。昨天(19日),两位主演孙红雷、海清做客上海,为该剧站台吆喝。婚后首度交出成绩单的孙红雷透露,《二炮手》中与海清的合作默契非常,成片的感觉也让自己很满意。至于新婚生活,他直言一如平常,现在的心态越发随性自由,“想拍戏就拍戏,拍完戏就好好放松”。

  八年再携手,孙红雷海清片场唠东北话

  当年一部《落地请开手机》,让孙红雷和海清成了默契无间的搭档。多年后的《二炮手》,更是将两人逼出了火花四射的过招。在昨天的发布会上,海清一登场就戏言孙红雷辈分高,是自己的“老师”,孙红雷则大方回应称在表演上很“害怕”海清。

  “从06年拍《落地请开手机》到现在已经8年了,跟海清再合作的事一直再我心里装着。在表演上,她是我的对手。这次看了成片,我觉得她真的很不错,演得特别妖。”孙红雷说,不仅人物“妖”,海清身上本真的气质也很罕见,“演员像海清这个样子就挺好的,不能太理智,不要太会说话,生活中是怎样就是怎样,一点都不装,这就是她的妖气和内心最宝贵的东西。”

  面对如此夸奖,海清笑言,如果没有孙红雷的帮助,自己对这个角色其实有很大障碍,“李四身上那种东北大妞的感觉和我特别远。她完全没有南方女孩的小心思,是个主意很正,但也有点贼的人,可我一直觉得我是娇小可人的呀!”她随后透露,为了找准“东北大妞”的感觉,她还在片场和孙红雷学起了东北话。“比如台词里有‘怎么了’,他说一定得是‘啥’,是‘咋了’。这些东西表演的时候要吃到骨头里,就要不停地练。那段时间我回家了也是满口的‘啥’,这些简单的方言都能帮助人物更加鲜活。”

  片场成“恶作剧狂魔”,孙红雷婚后享受生活

  《二炮手》一改以往孙红雷最擅长的“枭雄风”,转而讲述了一个颇具喜剧色彩的小人物的成长故事。孙红雷在发布会上表示,整部戏的风格非常疯狂,他每天为了达到“HIGH点”也是绞尽脑汁,“人物身上有很多疯狂的东西,你必须每天都要很HIGH才能达到导演的要求,澳大利亚客机遭劫持,这大概是演员最辛苦也最高兴的事情”。

  或许也是因为这样,在拍摄片场,孙红雷频频搞怪,似乎有意将“二”进行到底。海清语出惊人地透露,孙红雷每天都要恶作剧地冲自己“亲”上一口,“因为他脸上特别花,都是地上的灰。可是我多漂亮啊,每天画得白白嫩嫩的,他没事就过来蹭蹭,害得我必须补妆”。对此,孙红雷乐呵呵淡然接受,更显得十分理直气壮:“你知道,像康洪雷、海清这样的一班人马凑在一起真的特别不容易,跟他们在一起,我每天都心花怒放,到了现场就开始欺负她。我觉得我和她角色的人物关系必须很亲密,进击的巨人巨人的真相,所以每天到现场,等她化好妆就亲她,弄得脏兮兮的,很开心。”

  如此恶作剧,不怕新婚娇妻吃醋?对于这类话题,孙红雷表现出对太太的极大保护,透露婚前婚后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一切如常,我觉得现在的生活状态就是应该自由一点、随心所欲一点,想创作了就拍戏,拍完就好好休息、旅游和朋友在一起,都是很简单的生活”。而海清在被问到孙红雷拍摄期间是否表现得幸福甜蜜时,也一本正经地为好友打掩护:“这个问题我不想说。”

  遭吐槽“不喜欢角色”,海清自曝战争戏有阴影

  如果说孙红雷是“久经沙场”,那战争戏对海清而言则是几乎全新的领域。据孙红雷透露,当初他和导演康洪雷都认为“李四”这个角色非海清莫属,但一直到拍完《二炮手》,海清似乎还没爱上自己扮演的这个“东北大妞”,“她也跟我说实话,‘哥,你找不到其他演员,我就是来帮你和康导’”。

  对此,海清大方承认,她笑言自己最初只能摸索着表演,是在孙红雷和康洪雷的帮助下才逐渐进步,就像是上了一堂“表演进修班”,“康导是班主任,红雷哥是班长兼课代表,其实我的表演是他们给我围了一个栅栏,在栅栏里怎么撒欢演都可以,让我很有安全感”。

  不仅如此,最让海清头疼的,还有充满风险的战争戏。据透露,在拍摄期间,海清还一度意外受伤,眼角被枪口撞到,险些破相,“我想我是靠脸吃饭的啊,太不值了。当时收口消肿差不多用了一个多月,光结痂就十几天,每天卸妆都很痛苦”。

  如今回想起来,海清连连感慨,称自己早在十年前就对战争戏有阴影,没想到好不容易打破心理防线,还是负伤上阵。“女孩都怕这个。我记得拍《梅花档案》的时候,我就打枪被枪壳燎到眉毛,很害怕。还有一次我在现场看到两个演员打枪,明明只隔着三米,导演还喊开枪,当时子弹擦过演员的腿就受伤了。我是真有阴影,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