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有普

合唱与颂扬,已成速干衣裤为广州市民的一种糊口方法

2012年,广州成为国内第一个获封“世界合唱之都”的城市。

云山畔,珠水旁,公园里,广场上……在这座城市里,经常能看到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的合唱队伍,合唱艺术渗透到城市的每个角落。合唱者当中,既有街坊邻里,也有退休老人,兴致之高让人惊叹。而在少年宫、工厂、企业和学校,也经常能看见定期举行群众性的合唱比赛。

《黄河大合唱》合唱作品传承人之一、合唱指挥家苗向阳表示,在歌声中找寻凝聚力,是合唱艺术的魅力。广州,一直有集体歌唱的传统习惯,合唱与歌咏已经成为广州市民的一种生活方式。

退休老干部的逆袭:从越秀山唱到国际舞台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当钢琴奏起,排练室内,一曲《我宣誓》庄重激昂地响起。每名歌者,都目光坚毅地注视前方,仿佛这不是一次彩排,而是向人们讲述自己的信念与坚持。这是广州老干部爱乐合唱团排练的一幕。这个合唱团的49名团员全部都是广州的退休老共产党员干部。

今年68岁的黄国强是广州老干部爱乐合唱团的副团长,平日里,他声音洪亮、笑声爽朗,总能让在场的人一眼认出来。而当走进合唱团中,他独特的声音很快就融入齐声歌唱之中。黄国强告诉记者,这就是合唱的魅力。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所有人要训练得连发声部位都一模一样。

对于一个退休才开始学习合唱的人而言,这并非易事。黄国强从越秀山自发组织的山顶合唱队唱起,逐渐步入越来越专业的音乐殿堂。如今,作为这支党员老干部合唱团中的一员,他期盼用歌声传递信仰的力量。

随便唱唱 在越秀山放歌

人头涌涌,歌声飘飘,当人们走进白云山、越秀山,总能被市民自发形成的合唱队所吸引。黄国强就是这样被吸引加入越秀山的合唱大家庭的。他以前并没有唱歌基础,大约10年前,快退休的他已经身居工作二线,总觉得还有浑身的力气使不出,只好一有空就到越秀山散散心。“看到这些合唱团,心情就觉得舒畅,他们都是自发组织的,山顶唱客家山歌,山下也有合唱团。”

不用报名,不用交钱,挤进去就能唱,还有人专业伴奏。平时就喜欢到KTV嚎两嗓子的黄国强也跃跃欲试。没想到不试不知道,一试竟发现自己唱得还不错。

在这里,他感受到广州的朝气,感受到所有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无论是曾经的足球名宿,还是老教授、知名专家,又或者是更多普通的退休工人,“每个人都是凭着满腔热情,放声大胆地唱。”街坊们互相帮忙,会识谱的人教简谱,写字好看的人抄歌词。黄国强说,自己隔三岔五就会到越秀山来唱唱歌,那时候,他觉得开心就好,也没想要加入更加专业的合唱团。“毕竟人这么老了,还怎么学得会,随便唱唱就行了。”

考试碰钉 踏上专业合唱路

不过,这种“随便唱唱”的想法,却止于听到一个老朋友的“歌声”。2010年,黄国强在合唱时遇到老战友。“只知道他以前唱得不错,没想到他一亮嗓,太惊艳了!”

黄国强他立刻追问老朋友,这才知道,原来这位老朋友加入了更加专业的合唱队。在老朋友的鼓励下,他也决心试一试。

他没想刚报名参加广州市老干部爱乐合唱团就碰了钉子。黄国强回忆,当时考试一共有4个人参加,要求先清唱一首自选曲目,再考核“视唱练耳”测试音准,最后按一段简谱考察识谱能力。“唱自选曲目和识谱都没问题,就是被音准难倒了。”由于缺乏专业训练,黄国强找调子总是不太准。“老师告诉我,我的声音条件还不错,虽然不及格,但也算是有悟性,也有一定的基础,于是把我留在队伍里试用3个月。”

就这样,黄国强踏上专业合唱路。

铁杵磨针 苦功夫终有回报

“刚进合唱队的时候,自己心理落差挺大,连卡拉OK都不敢去了。”黄国强从发声开始学习,越是找不准音,就越要针对发音下苦功夫,从找准发声部位开始。“不过,总觉得嘴跟不上脑子,虽然心里知道要怎么发音,但到了嘴边却偏偏唱不出来。”

为此,黄国强又报名参加了咽音班,从头开始学发声。“这时候才发现我以前不是在唱歌,而是喊歌,我学会运用咽喉的力量和气息。”

在合唱团时间越长,黄国强进步越大。“直到有一次,我发现自己还能唱粤剧。”经过了专业训练,即使是去唱卡拉OK,黄国强也学会了有选择性地选择符合自己声线的歌曲来唱。“我的声线比较适合唱廖昌永的歌曲,阎维文的歌曲我就不太适合了。”黄国强谈起合唱来专业范十足。

除了技艺上的进步,黄国强还在几年前接过了副团长的重担。不过,他坦言这个副团长可不是“当官”,而是做“保姆”,必须有足够的热情才能干得好。他与同样爱好文艺的妻子分配好各自照顾小孙子的时间,好让大家都能追逐自己的梦想。

合唱与颂扬,已成速干衣裤为广州市民的一种糊口方法

黄国强。广报全媒体记者骆昌威摄

南征北战 合唱是集体艺术

这些年来,黄国强跟随着合唱团“南征北战”,2013年5月他随爱乐团到中国台湾参加中老年艺术节,获合唱比赛金奖第一名。他也曾在2015年3月到澳门参加首届世界合唱博览会的合唱比赛,并获得了银奖。

说起合唱多年的经验和感受,黄国强说,虽然合唱团要求不凸显个人的声音,在旁人看来,当每个人的声音都融到集体的歌声中,根本看不出个人的实力,但他们依然必须严格要求自己,每个人都实力过硬,才能达到最美妙的效果。“所以每次演出我们都会严格地选拔,考核每一个人。”他举例,有一年,他们随爱乐合唱团去肇庆参加一个全国性的无伴奏合唱比赛,40多名合唱队员要分散站在舞台的不同角落,因此每个人都必须有“独立作战”的能力。

要将所有人的力量汇聚到一起,撒切尔去世,每个人连发音位置都要统一,指挥需要一一检查,如果哪个人的发音有轻微的差别,整个团队的发声就难以捏合在一起,音也会变得不准。“所以别看合唱有这么多人参加,也必须认真对待,不能混混就过去了。”

党员老干部越唱越光荣 

要想加入广州市老干部爱乐合唱团,需要是退休的老党员干部,要求男70岁,女65岁以下,并经第三方声乐老师考核组考试合格后,才能择优录取。

黄国强说,他们现在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党员老干部团,为了今年年底老干部纪念改革开放的一系列活动,他们开始排练起入党誓词歌。“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合唱不是去作秀,而是表达热爱音乐、热爱生活的情感,弘扬正能量,唱出一名老共产党员的光荣感。”

小云雀合唱团

广州市越秀区少年宫小云雀合唱团成立于1981年,2007年被评为“中国十大优秀童声合唱团”,2014年被广州市合唱协会授予“广州市优秀童声合唱示范基地”称号。

小云雀合唱团在国际合唱赛事中获奖无数,经常受邀参与国内外重大演出。

市老干部爱乐合唱团

广州市老干部爱乐合唱团于1999年4月成立,由一批酷爱合唱艺术的退休公务员、教师、医生及各级干部组成。

合唱团由著名指挥家陶文华和中山大学教师周莉担任指挥,演唱了大量的中外名曲和优秀声乐作品,并在国际、国内的多次合唱大赛中荣获金奖。在2011年4月的法国蓬斯国际艺术节上,老干部爱乐合唱团一举夺得金奖。

合唱与颂扬,已成速干衣裤为广州市民的一种糊口方法

Echo人声乐团社充满青春活力。广报全媒体记者苏俊杰摄

六中Echo人声乐团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