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有普

异视异色|VICE中国|全中亿孕婴官网球青年文化之声:世界在下沉,我们在狂

雄鹰高飞是谁?他自称宇宙唯一神,世界大同教主,人类导师,传说中即将掌控全球的紫衣圣人。他的信众亲切地称呼他为高师、苏州圣主;他的黑粉则骂他是神经病 —— 其中黑粉占了绝大多数。

事实上,他从皖北农村来苏州打工,月薪3000不到,和买来的云南老婆,还有一双上小学的子女生活在一起。而我的采访,是想全面还原一个真实、立体的高飞。

在采访中,我煞有介事地问了两个问题:

1. 您认为有大型组织恶意压制你吗?比如美国政府?间谍组织?

2. 您认为您可能是某位伟人的后裔吗?

高飞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言简意赅:

1. 很有可能!暗涛汹涌!

2. 想多了!我是如来佛祖转世。

WechatIMG25.jpeg

高飞微信头像,成捆人民币毫无ps痕迹

高飞的微信圈子

高飞的微信昵称是:高飞~走进心灵打开枷锁18626207869,朋友圈简介是:全球政企顾问~个人身心灵成长导师。他每天会发20—30条朋友圈,内容大多是数百字的感悟,或是对信徒(黑粉)问题的解答。当然,言语中必然会提及他所 “创立” 并正在 “发展” 的世界大同教。

雄鹰高飞的预备弟子微信群共有266人,正常进预备弟子群需要交纳100元起步红包作为管理服务费,想学习精英弟子需要缴纳100万。我问高飞:“有人成为精英弟子了吗?” 高飞表示:“有一名大学生对我的世界大同教作出过杰出贡献,成为了免费百万精英弟子,其他有意向的人也很多。”

这个唯一的免费的精英弟子名叫 CY,曾 “供养”(发微信红包)过高飞接近1000块。后来因为高飞在朋友圈里对其进行 “骚扰” —— 称其为自己的第二任网络老婆,而深感困扰,目前已经把高飞拉黑。

WechatIMG26.png

高飞朋友圈截图

群里有一个高飞本人发布的,介绍世界大同教和他本人生平的1205字的群公告。简而言之就是高飞宣称自己现在已经拥有无穷智慧,无限力量。因为要全力以赴传授更多弟子,快速实现世界大同,所以成立的一个组织,叫 “大同教”。

群公告的最后几句话相当严厉,首先是不准对高飞(自称本座活佛雄鹰高飞)有一点点不尊重,其次是对大同教要有奉献精神,最后是抢红包的要双倍奉还。而不遵守纪律的后果都是斩立决。

然而,这个群似乎并不是这样运作的。群里的消息大概可以分为三类:

一类是对高飞发布信息的应和。应和的方式相当独特,无论高飞发布什么,首先一定会有几名群成员进行一字不落的重复,重复之后才轮到对内容的探讨,而讨论也多以插科打诨为主。

WechatIMG28.png

群成员复制粘贴高飞的言论

第二类信息则是高飞相关的图片、表情包和小视频,通常是群友发布。其中颇具特色的金鸡独立舞蹈视频。对于金鸡独立舞的特殊意义,高飞觉得这是 “一种舞蹈武术,也是终极打坐模式,超越释迦牟尼佛的盘腿打坐,是释迦牟尼佛打坐的升华!可以实现长生不老在一定时期实现逆生长而返老还童!永远保持三岁童心十八岁壮体万岁壮志的颠覆状态!目前已经风靡全球!”

WechatIMG29.png

很多人就是因为这个表情而开始对高飞产生了兴趣

第三类信息则是比较纯粹的群友之间的互动。由于群里大多为年轻人,留学、工作、旅游、美食都有所涉及。然而高飞本人似乎对和他本人以及所谓大同教无关的讨论非常反感,曾表示:群里不要发无关世界大同教理论体系学习推广实践的信息!否则统统消失!一个个没有出息的东西!滚蛋。

对此,群成员并不以为意,反而活用这句话互相斗嘴。群里的人和高飞本人都很喜欢爆粗口,经常在群里发粗口文字、语音表达对某些行为的不满。每当高飞的粗口语音出现,群里又会掀起一波复制,粘贴的高潮。

WechatIMG35.jpeg

群成员互爆粗口

专访高飞:真诚相待是我永远保持的本色

在采访之前,高飞向我保证:真诚相待是我永远保持的本色!——不过我并不指望高飞完全跳出他扮演的角色,事实也的确如此,他的回答有明显的角色扮演的痕迹,或许这个角色和他本人已经牢牢融为一体。

高飞,1972年出生,安徽亳州利辛人,高中学历。曾从事个体经营、废品回收、个体运输等数十种职业,还在西安做过记者,目前在苏州从事太阳能热水器销售,基本工资3000不到。工作需要保密,因为之前的一份销售经理的工作就因为黑粉的恶意捣乱而被免职。

高飞不吸烟不喝酒,20平蜗居房租300元/月,早餐5元,午餐10元,晚餐回家吃,电话费每月300,有时还需要额外冲流量,大多蹭网,自己的花销每个月不到1000,剩下2000上交家庭。

家庭生活方面,有过两次没有登记的婚姻:第一次婚姻,高飞不愿意过多提及,目前他和2004年花2.2万买来的云南老婆感情也破裂,但仍然生活在一起,并且育有一儿一女,儿子12岁,女儿9岁。

“云南老婆是买来的,非法同居13年,一直没有结婚证,当年也是为了满足生理需要,没有选择爱情的权力,现在我们感情彻底破裂。以前我一个人养家糊口做生意,最近三年来她上班了赚钱比我多,接触的精英阶层比我有钱有地位,已经无视我的存在。我们之间除了扶养孩子的费用已经无话可说,价值观差距太大,已经是住在一起的陌生人。”

WechatIMG5.png

除了现实中的两任老婆,高飞在网络中还有两任老婆,不过目前都已经失去了联系。图为微信好友对他示爱的聊天截图

后来我得知,高飞的老婆和家人曾以他母亲病重为由,将其骗回老家的精神病院进行诊断治疗。还有一次,高飞的两个弟弟从老家来苏州,准备抓高飞回老家的精神病院。高飞在火车站金蝉脱壳,街头流浪好几天,等弟弟们回老家了,他才回到苏州的家中。

网络成名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