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有普

攀登理想高手工香皂的制作方法峰 感悟登山生活

  想通过登珠峰找光环的人请不要去,因为商业登山已使登珠峰光环不再。


  登山是一项孤独者的运动,但也要有团队精神。

攀登理想高手工香皂的制作方法峰 感悟登山生活


攀登理想高峰 感悟登山生活


  为什么要登山


  90多年前,《泰晤士报》跟踪报道人员追问著名登山家马洛里,为什么连续攀登珠峰?性格独特的马洛里答:“因为山在那儿。”国内知名登山家十一郎对此的注解更具体:“登山者攀登的,不是山的高度,而是理想。”


  “生活不能只有一个部分,工作是为了生活得更好,而爱好则是生活不可或缺的调味剂。所以我要登山。”十一郎表示,登山是一种“活动”,首先要在高山上生活,而后才是运动。因此,登山更丰富、充实,它带来的不只是刺激,更多的是与自己对话。


  上世纪80年代末,国内的户外运动尚未兴起,不愿循规蹈矩的十一郎就开始走访全国的名山大川,而真正与高山结缘,还要追溯到1997年和王石去珠峰大本营“仰望世界之巅”。“从科学和安全性考虑,我们主动与中国登山协会联系,并组织了国内前三期面向山友的冬季登山技术培训班。对于我的登山经历,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十一郎的登山路也并非没有波折,他也曾亲历山难。


  2005年,十一郎加入了当时世界上实力最强的登山队伍—西藏14座8000米登山队,并为写书做准备。在他加入时,登山队已经准备攀登最后一座名为加舒布鲁木I峰的高山,就在前往喀喇昆仑山脉的最后一段盘山路上,经雨水冲刷几日的山石,在暴晒后翻滚而下,砸中了登山队4辆车中的第一辆。车上5人,1人不幸遇难,1人重伤,1人轻伤。“当时我就坐在距离事故车不足百米的车里,亲眼目睹了事情的全过程。”十一郎顿顿,表情严肃,“当天早上,我本打算坐出事的那辆车,因为有事耽搁,才坐了后面的车。我没想自己有多幸运,而是想,如果我坐了那辆车,也可能会因为我的某种行为,而改变车的行驶进度,也许就能错开那落石。事后我一直在分析事故链,但并没有想过放弃登山。对于生死我看得比较开,皮带哥,生命不在长度,默克尔简历,而在浓度。诚然,登山是危险的,登山前我也会写遗书交代财务状况,但我不觉得这有什么。相反,那件事之后,我更多想到的是如何减少不必要的山难,以及山难发生后,该如何减轻家属的负担。”


  因为登山 “放弃”登山


  摘掉登山家的头环,十一郎还是民办公益慈善基金会成员。引他走上这条路的人,正是山友王秋杨。


  “我与王秋杨的缘分还要从那次14座登山队遇难说起。”在那次山难后,为了不让两名出事队员的子女受到影响,十一郎联合全国山友为他们的子女发起了一个小型助学基金,于是他想到了山友圈子中的王秋杨。“那是我第一次和她有业务联系。在那个国内公益慈善事业还处于襁褓中的年代,我们筹划的这个基金做得比较缜密,所以我想,王秋杨后来找到我,也有这重因素吧。”


  2005年,走在国内正式民办基金会潮头的王秋杨决定创立苹果基金会,并把项目地点设立在海拔4500米的西藏阿里。当时她需要有经验又了解、适应西藏的人,帮她一起创立这个民办慈善基金会。而常年进藏登山,又有相关经历的十一郎则是不二人选。


  “我一直有个自我要求,就是不和山友有工作往来。但接受王秋杨的邀请算是一个例外。一方面是不想辜负朋友的信任,另一方面是因为登山,我见过很多需要帮助的人,也做过一些公益捐助,对这项事业有着根植于血液的热情。况且,国内的公益慈善刚刚起步,我愿意参与创造历史。”


  与王秋杨联手后,在慈善公益的路上,十一郎走了8年,担任了7年秘书长和1年执行理事,参与和开创了西藏阿里的教育工程、赤脚医生工程、藏文化保护,以及汶川、玉树的灾后救助等工作。“那几年我学到很多,虽然我曾认为,不应为工作放弃登山理想,哪怕是在自己创业的那十年。但当做公益把登山的次数从一年2-3座压缩成两年一座时,我不后悔。人生中总有一件事值得你用生命的一部分认真去做,公益便是如此。”